当前栏目:预测推荐

张小龙无力的躺在卧室的床上,沉沉的睡去,第二日醒来时已是中午了。起床后,他立刻来到了训练场上,经过昨天一夜的体验,对于机甲的特性更是瞭解许多,控制者必须有强大的体力,才足以负担机甲的消耗。当天,张小龙便进行了类似于特务连的强化体能训练,对此几个连长都非常不解,但是面对他严肃的面孔,却又不敢开口询问原因。训练场上一角,张小龙和三名连长正在部署下一步训练计画的重点。张小龙开口道:“每天二万公尺的长跑这是必要的体能训练,无论任何人都必须在二周之内达到考核标准,大家这段时间会辛苦一点,随时注意士兵们的情绪。”肖燕首先问道:“张营长,抗眩晕训练还要继续吗?”张小龙微微沉吟一下道:“继续,但是强度减少,多余的时间就是进行体能训练。”三连长方白问道:“张营长,我们是技术兵种,需要这么好的体能要做什么?按照军部的考核标准,我们的士兵每天只需要完成五千公尺就已经合格了,您的要求似乎有些苛刻了。”张小龙说道:“技术兵种怎么了?技术兵种对体能的要求就能放松吗?如果有一天新装备需要士兵的体能,而士兵没有相对的体能,那样的后果就会直接让士兵活活累死。三连长,我再问妳一句,体能好与不好,对士兵本身是不是一件好事?”方白道:“是好事,可是也要审时度势呀!”张小龙道:“形势告诉我必须这样做,我知道妳的意思,妳说下个月阅兵的事,我保证这次阅兵很快就会取消的了。”一连长南秀道:“既然营长已经决定了,我们会按照您的命令去做。”张小龙满意道:“好吧!辛苦几位了,我现在去一趟特务连,有几件事情要和她们连长商量一下。有事的话,打电话给我。”张小龙在交代三名连长后直接坐上了军车,飞驰到特务连。一路上他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,因为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马上就要来临了,一日帝国不出一个月就会对中傲发动攻击,要尽快要求士兵们掌握生化智慧机甲,完成配合新装备的战术计画才行。另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一日帝国军事间谍的事情究竟要不要向军团司令部报告呢?张小龙突然想到一个折衷的办法──透过e-mail向军团长发出警告,如果她们能重视最好,倘若她们看不到,自己也问心无愧了。中傲的情报部门应该也会有所消息才对,也许是我杞人忧天了。只是,唉……想起歌源那张不甚友好的脸孔,他什么兴致都提不起来了。车子到达特务连大门前时,值班士兵大声喊道:“妈的,车子开这么快,你找死呀!那个连队的?”张小龙听了感到好笑,特务连的女兵真是养成了几分“流氓气质”,他将头探出车外,说道:“是那个不长眼的,竟敢拦我的路,罩子放亮点,看清楚我是谁!”值班士兵一看,连忙敬礼道:“连长!上等兵李果正在值勤。连长,没想到你会来。”张小龙笑着问道:“妳们连长呢?”李果回答道:“在训练场巡视。”“我去找她有点事,继续站妳的岗吧!”张小龙快速的将军车开进特务连的营区内,他一下车就径直走到了训练场,远远的就看见蓝静云正在指挥着女兵训练固定射击训练,靶场上枪声四起。他走到蓝静云身后,轻拍她的肩膀问道:“在忙啊?”蓝静云陡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,回过头来,赫然见张小龙一脸微笑的站在自己的身后道:“怎么是你?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张小龙笑道:“有点事情想找妳商量,先让曲玲玲看着,妳跟我来一下。”蓝静云奇怪着张小龙今天的笑容之中,为何带着几分苦涩。叫过曲玲玲叮嘱了几句,便和张小龙一起去了连部。“这票女孩子训练的怎么样?”张小龙问道。“还不错,你的训练计画很好,我一直是按照你的计画做的,现在看来你是对的。”蓝静云装出不在乎的回答,心中却为张小龙的到来感到高兴,一去就是几个月一点音信也没有,她怎么能不生气呢?“那就好,新兵训练的如何?”张小龙似乎没听出蓝静云话里幽怨的语气,继续询问着训练进度。“基本上已经接近老兵的水平,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蓝静云即使是脾气再好,也不免生气。他从见面到现在竟然连一句问侯的话也没有,开口闭口都是问训练的事。张小龙这才略为平缓了语气,如果蓝静云有按照他的训练的计画去做,基本上现在新兵也能达到一定体能的标准了,他点头说道:“这就好,本来我还很担心,现在听妳这么说,我心里踏实多了。”两人走进连部,蓝静云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?现在能说了吧?”张小龙表情严肃道:“是关于生化机甲训练的事情,上次我查找了生化机甲的程序漏洞,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,基本上已经能完全能修补这些漏洞,不会再发生事故了,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能让特务连去尝试配合训练看看。”蓝静云立即拒绝道:“不行,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,我不能这么做。如果被上面知道了,你我都逃不了处分,而且士兵的人身安全你想过没有?”“妳先别激动,听我把话说完好吗?”张小龙耐着性子劝道:“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我自己,也不是为了邀功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大可把漏洞修补程序告诉丽星科技,这样岂不是比邀功好得多吗?老实告诉妳,这是逼不得已的决定,昨天晚上我在测试机甲性能的时候,意外发现了一个阴谋,一日帝国在下个月中旬就会对塔那开战。”蓝静云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什么阴谋?”张小龙回答道:“十年前,一日帝国实行一个名为‘蚁穴’的计画,派了三十万的间谍进入中傲的各个星球里,这些人当前在中傲各个行业里潜伏,甚至包括军队和政府,他们作为内应配合着一日帝国的军事行动。”蓝静云疑惑的问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有些像电影里的情节?”张小龙继续说道:“是吗?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,我告诉妳,在铁血女军里也有一日帝国的人,而且这个人就是我们的顶头上司!”蓝静云惊道:“林雨?怎么可能!”张小龙无奈的说道:“开始我也不敢相信,我耳听目睹后才不得已接受这个事实。”蓝静云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向军团长反应?”张小龙反问道:“妳觉得我说的话有人会相信吗?”蓝静云沉思片刻道: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隐瞒情报吗?”张小龙道:“给军团长一个消息,让她提前做好准备,如果她有点忧患意识就会做好防备工作,否则就不能责怪我了。”蓝静云问道:“那你要我怎么配合你?”张小龙回答道:“从今天晚上开始,妳以夜训的理由把队伍带到机甲仓库,我会在那里等妳们。”蓝静云担心的问道:“万一被林雨知道了怎么办?”张小龙道:“到时候再看情形而定,不过她别妄想打生化机甲的主意,我重新设置了机甲的根源程序,如果基因代码不同,机甲会在启动后,发生能源断接的情况。至于林雨想怎么处理,就随便她了?”“她也不一定会发现,不过,为什么你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?”蓝静云旁敲侧击的问道。张小龙微微一笑道:“妳不觉得我们是能互相信任的搭档吗?”“啊……是呀!”蓝静云尽量掩饰对答案的失望,不过仍然提不起丝毫的精神。“我该走了,二营那边我还要回去看着。”张小龙起身要走,蓝静云很想开口留下他,但是见他始终未对自己有过亲密的举动,一时之间只是愣在原地,没有答话。“怎么了?”张小龙这时才注意到蓝静云有些异常的神情。蓝静云赶忙道:“没什么……可能是昨天没睡好,没什么的。”张小龙奇怪的看着蓝静云,摇头道:“妳今天很奇怪哦!要注意休息。”蓝静云道:“没什么,你赶快回去吧!”在蓝静云的催促下,张小龙离开了特务连,他在路上回想起蓝静云的表情,心里总觉得有些古怪,难道她也是一日帝国的间谍?突然生成的想法,就连张小龙自己吓了一跳。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否定了,如果连蓝静云也不能相信,那还有谁能相信呢?张小龙回到二营,体能强化训练在三个连长的带领下已经展开了,看到女兵们个个汗流浃背,心中暗想:“希望时间还来得及,如果不准备只有等死,准备了说不定还有机会能赢。我们的运气应该不错,不然就不会发现一日人的阴谋,希望在战场上也一样。”张小龙巡视了一下便匆匆赶到机甲仓库,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里,他更改了八十二架重型机甲的根源程序,只差基因代码的键入。生化机甲本身有基因识别的功能,第一次操控者只要确认了基因代码,便永远不会更改,这也是丽星科技一个非常苛刻的措施,一架机甲只能给一个人使用。不然的话,各国也不会购置上亿套的机甲,导致丽星科技今日难以负担的赔偿金额。下午六点,忽然从仓库入口处传来一阵响声,数十台车辆依次慢慢进入仓库内。蓝静云下车说道:“我用训练夜间机动车辆为理由,把她们都带来了,一百八十六人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不多也不少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装备怎么样了?”张小龙苦笑道:“我忙了一下午才弄好了八十二架机甲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有点供不应求。”蓝静云皱眉头道:“数量不够?这倒是个问题, 西快乐十分开奖网址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吗?”张小龙道:“暂时就这么多,明天差不多就够了,重型机甲我看差不多总共有一万多套,这并不是多大的问题。蓝静云,妳挑出体能最好的八十二人,先从一部分的人开始,等她们学会了再去教其他人。等到明天晚上,机甲的基本特性大家就能熟悉了,很简单的。”蓝静云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,挑选出八十一个人再加上自己,先进入机甲操控室,张小龙也进入昨天修复的“霹雳”机甲之中,开始了机甲操作的教学课程。张小龙解说着机甲的使用及控制方法道:“看到一个红色掌印形状的的游标吗?注意了,把手掌放在上面,它就会记取妳的dna代码,从此,机甲就只能由妳操控,其他人是无法启动的。”张小龙声音透过生化机甲独立的通讯系统,传到八十二名女兵的耳中。不同于通用电波波段,是属于生物波段,声音被转换器转化为加密波段,只有被允许应答的机甲才能接受到,否则即使是被拦截也只是噪音而已。他继续的说道:“仔细看机甲的提示,一共分为三种状态……”不过一个钟头,大部份的人都已经能掌握基本的操控方式。张小龙提醒众人道:“机甲在消耗能源器的能量的同时,也是消耗操控者的能量,如果没有足够的体能是无法承受这种消耗的。所以妳们回去之后,要继续加强体能训练,否则就算不被敌人打死,也会被机甲累死。”三个钟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,张小龙和众人下了机甲,女兵们都感受到身体有些疲累,才体会到机甲对于操控者体能的消耗非常厉害。蓝静云一脸疲惫的走到张小龙面前道:“真是累,丽星科技为什么会设计出这种和你一样变态的机甲装备?”张小龙笑道:“变态?倒挺贴切的,早点回去休息吧!”蓝静云点点头:“回去还要再吃些东西,想要维持这种消耗真是困难,至少对我们这些正常人来说。你似乎都没有受到机甲的影响?”张小龙说道:“怎么会?我体力只比妳们好一些,其实我也很累,赶紧回去吧!”“怎么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蓝静云问道。张小龙摇头笑笑说:“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,妳们先走。”蓝静云点点头,带着人员离开了机甲仓库,张小龙坐在地上,身体有些疲累,心中逐渐有了一线希望。假如特务连能按照他的预期,在一周之内进入机甲协同训练,那么对一日帝国来袭一战,就更有把握了。他忽然想起一个人,或许现在只有他才能拯救慢慢陷入战乱的塔那。张小龙通过卫星向目标人物发出息讯,简单的说了几句,希望小小的警示能引起他的注意,一日帝国间谍卧底的事情,他知道这个人一定知道许多,所以他只暗示了一日帝国在月底时间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消息。重新登上机甲的张小龙,直奔到地下基地的出口,既然已经捉到兔子,下一步就该抓比兔子狡猾的狐狸,要一步步把一日的间谍全部都挖出来,至少张小龙现在是这样想的。昨天回到住处后,梦中一身洁白的女孩在极冰山上跳崖的画面,始终挥散不去,或许这是一道烙痕,在仓木卓说的时候就深深的烙在他的心上,对于一日人的憎恨也是因此更深了。一道极速的身影在道路上飞奔,天京市在地下基地外六百公里处,塔那拥有极强的防空火炮系统,为了避免误会,张小龙决定采用单兵模式。十分钟后,张小龙来到了天京市的郊外,利用生化机甲的保护色装置,轻易的避免了不必要的暴露,很快的在天京市西城区查找了贵妃酒吧。贵妃酒吧是一个吸毒、打架和荒淫的场所。来这里的人,都是白天西装革履的男人,冷艳高贵的女人,一个个都被酒精给麻醉了,他们恣意的嬉戏调情,放浪形骸。张小龙在贵妃酒吧外的一座大厦上,冷眼看着里面荒淫的画面。根据中傲共和国的消防安全法规,凡娱乐聚会场所必须装置与警局联网的监控系统,预测推荐透过卫星张小龙很快就进入警局的监控系统,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到酒吧里面去。贵妃酒吧是一个女同性恋的天堂,这里聚集了天京市大约六十%以上的女同性恋者。张小龙看着监视画面有些难为情,画面上有着好几个半裸的女子在互相爱抚,口中发出嘤嘤声响,玩得尽是假凤虚凰的勾当,场面十分香艳刺激。张小龙面红耳赤的同时,却也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,但结果令他相当失望,因为并没有发现那个叫享子的女人。段天军所说的享子,可能只是他们之间的称呼,并不是真实的姓名。如果真是如此,就可就麻烦了,根本无从找起,因为警局监控系统中只会登记姓名,并不会记录其他外号之类的称谓。现在张小龙遇到了难题,他想到了二个办法去寻找这个女人,但是每一种都些弊端。一是直接透过林雨,但他知道如果这么做,林雨肯定不会配合,到时候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;二是找人假扮同性恋去引出享子,可是又要上哪去找呢?张小龙想起了才刚分开的蓝静云,她对自己很好,肯定是会帮忙的。只是这么做会让自己感到尴尬,看着画面里香艳刺激的女人们,他不敢想像蓝静云会是变成什么样子?这时一个意外的画面出现在监控系统里,一个挽着发髻的白衣女子进入酒吧,她一出现身边便聚集了许多同性恋者。张小龙拉近了镜头,白衣女子长相俏丽,几乎和林雨不相上下,气质尤为傲人,直觉告诉他,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他所要找的人。酒吧内灯光有些昏暗,却依稀能清楚看出女子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人,她打发了周围的女子们,抬手看着表,眉头锁得更紧了。没多久,女子起身要走出酒吧,张小龙心道:“机会来了!”白衣女子前脚刚跨出酒吧门,一阵疾风迎面而至,女子来不及反应,只觉得身子瞬间飞了起来,耳边风声呼啸而过。她试着要喊救命,可惜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到。张小龙用手抱着白衣女子很快的来到一处偏远地带,女子的发髻被风吹乱了,一缕的秀发垂落下来。但他毫无怜惜之意,抬手一扔,把女子拋到了五公尺以外的地上。女子吃疼喊道:“哎呀!”张小龙冷笑的看着白衣女子,由于光线昏暗,再加上机甲的保护色,白衣女子并没有发现张小龙身影。关闭保护色装置后,张小龙的身影出现在女子面前,白衣女子有些惊慌,却仍旧倔强的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“把我当绑匪就好。”张小龙找回了逼问段天军时的感受说道。女子问道:“绑匪?你绑架我?开什么玩笑?是要劫财还是劫色?”女子一连问了四个问题,令张小龙感到哭笑不得,先前的冷酷很快就被瓦解了。张小龙藏在机甲下的脸上浮出一抹微笑,女子的年纪看起来要比监视画面上要小了许多,而说话的口气更像是单纯的小女孩。他又上前两步,仔细看了女子容貌,才发现这个白衣女子大概只有十八、九岁的样子,但是却打扮的像个少妇。“我问妳,叫什么名字?”张小龙的口气终于缓和了下来。白衣女子勉强的站了起来,一边瞪着全身漆黑的张小龙,一边揉着刚才被摔疼的臀部,丝毫没有害怕的回答道:“叶钰儿,你凶什么凶,绑架了不起吗?”“妳是做什么的?”张小龙又问道。叶钰儿彷佛发现新大陆般的盯着张小龙说道:“你是……你是问我做什么的?”张小龙点点头道:“是的,妳是做什么的?”“呵呵……”叶钰儿又问道:“我是叶钰儿,你不认识我吗?”张小龙觉得叶钰儿的神经可能有问题,自己为什么要认识她呢?机甲的资料画面终于出现,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刚才在读取叶钰儿的资料时,竟然显示不出来。叶钰儿,十八岁,学生,就读于冥王星民族大学,副业:演员。资料只这么多,其实叶钰儿的大名早已经远播整个星际,十七岁被星探发掘,以一部星际爱情电影,获得星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大奖,她所饰演的是一位野蛮的女航空员。她的身影已经深入每一个少男少女的心中,在中傲的任何角落都有人认识叶钰儿。张小龙直接问道:“废话少说!妳到贵妃酒吧去做什么?”叶钰儿娇蛮的说道:“要你管!我爱去哪里就哪里,难不成你还想控制我的自由?”张小龙威胁道:“妳可要知道,妳现在被我绑架了!”叶钰儿大声的喊道:“我知道,你是绑匪嘛!可是绑匪也不能侵犯人权啊!看你人还不坏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,帮本小姐捶捶腿,刚才好像扭到了。”张小龙有一种想哭的感受,脸上却仍然维持着笑容,这个女孩的神经真是大条到极点了,他自问从没见过像叶钰儿这样敢要求绑匪替自己捶腿的人。“妳做梦!看来我是认错人了,唉……”张小龙有些丧气,看来真的要逼迫蓝静云去扮同性恋者了。“你叹什么气?我被人绑架都没叹气,反倒是你这个绑匪倒发起愁来,快点过来啦!”叶钰儿大声喊道,丝毫不见半点高贵少妇的气质,张小龙不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了。张小龙上前说道:“妳还是自己捶吧!我怕妳会承受不了我的力量。”机甲自身的物理攻击力量平均在一千五百磅到二千磅之间,所以若是让他捶了一下,她的这条腿恐怕永远也都好不了。“小气的男人,不捶就不捶,烦死了!”叶钰儿抱怨道,全然不顾形象的席地而坐,拍打着腿部不适的部位,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张小龙道:“我在想怎么要把妳送回市区里去?”叶钰儿开口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,没想到现在的绑匪还真有职业道德。不对呀!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绑架我?”“……”张小龙听了她的回答,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。叶钰儿大声叫道:“说话呀?我不会报警的。”见张小龙仍然不出声,又说道:“你死了吗?别吓唬我,我很胆小的。”张小龙终于开口道:“咳……还活着,我改变主意了!”叶钰儿不明白的问道:“改变什么主意?”张小龙道:“我本来是想把妳送回去,但是我觉得那样做我很吃亏,我想我还是要从妳身上得到些东西才行,跟妳商量一下?”叶钰儿开口道:“你好有礼貌哦!”张小龙贼笑道:“是吗?我决定了,我要劫色!”叶钰儿不禁喊道:“不是吧!你这么没品味吗?我条件这么差的你也要?我可是同性恋,不喜欢男人的。”张小龙说道:“哦!我倒是忘了这件事,既然妳不是我要找的人,我看还是送妳回去吧?哎……妳刚才说妳是同性恋,是吗?”叶钰儿见状哀嚎道:“是呀!你不会这么恶心吧?连同性恋也要?”张小龙想到一个主意,叶钰儿肯定能完成这个任务,但是他打从心里对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有些担心,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这个要求。叶钰儿等着张小龙的回答,她在得知被绑架的第一时间,的确有些惊慌,不过这个奇怪的绑匪,似乎对她没有多少恶意。除了刚开始语气有些凶,后来的表现简直和善良的小学生没两样。但是她并不知道,如果今天她就是他要找的人,他恐怕就不会这么善良了。张小龙道:“我想到一个好办法,妳如果答应了我会妳送回去,并且保证的妳的安全!”叶钰儿说道:“早就该这样了,等等,我要先听听是什么要求?”张小龙道:“帮我找一个人,她也是一个女同性恋。”叶钰儿昂着头说道:“就这么简单,早说嘛!你求我,我就答应你。”“什么?”张小龙不可置信的看着叶钰儿,她简直是一个天才商人,完全懂得落井下石的道理,。叶钰儿再次道:“我说要你求我,我就答应你。”张小龙很想上前痛扁叶钰儿,直到她答应为止,穿着机甲打人,肯定效果很好。但是结果肯定是她不堪殴打而死,毕竟机甲的攻击力实在太大了,或许他应该考虑把机甲脱下来,痛扁这个丫头一下。张小龙终究没这么做,如果脱下机甲,他的军装就会暴露他的身份,在还没有彻底铲除掉一日的间谍。他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不过吓唬这个丫头也许有用。张小龙道:“要我求妳吗?妳看那边!”叶钰儿好奇的回头望去,忽然从身后发出数十道的激光光束,被攻击的山头一阵剧烈的颤动,张小龙暗道:“这回妳总该乖乖就范了吧!”叶钰儿手舞足蹈的说道:“好厉害哦!再来一次好吗?”见张小龙没有回答,叶钰儿又道:“求求你,再放一次好吗?就一次,求你了,帅哥?”张小龙无奈的开口道:“好吧!就再放一次,妳就必须去帮我找那个人,这样满意了吧?”叶钰儿爽快的回答道:“成交,快点!”结果无辜的山头再一次遭到了激光光束的摧残,叶钰儿雀跃欢呼着,这个情形和仓木卓描述的极冰山上的情景多么的相似。看着叶钰儿高兴的喊叫,一时之间张小龙被感动了,发自内心的感动。叶钰儿意犹未尽的停止了欢呼声,张小龙不想再拖延时间,因为刚才的激光光束肯定惊动了当地的警备部队,早点离开为妙。很快的说道:“她叫享子,是做星际运输工作的,知道这个人吗?”叶钰儿回答道:“不知道,这名字很拗口哦!”张小龙继续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……别插话,妳只要帮我确定谁是享子就行,其他的就不需要妳帮忙了。”叶钰儿问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张小龙回道:“是的!”“早说嘛!我还以为你是仰慕我的影迷,故意绑架我的,害得我白担心一场,你必须做出赔偿!”叶钰儿讨价还价道。张小龙恐吓道:“那妳要不要我成为妳的影迷,非礼妳一下呢?”叶钰儿迟疑道:“还是算了吧!这样的影迷我宁愿不要,送我回家。”张小龙无奈道:“哎!我可绑匪,拜托给点面子好吗?”叶钰儿娇蛮的说道:“不行,你必须把我送回酒店,要是我出了什么事,谁去替你查享子的事情。”张小龙交代道:“别老是把事情挂在嘴边,要保守秘密。我背妳吧!”叶钰儿大声叫道:“你又想占我便宜?不要!”张小龙道:“难道妳想走回去?”叶钰儿无奈道:“算了!一点小便宜占就占了,快走吧!”她不客气的爬到张小龙的背上,惊道:“你这是什么衣服,好冰哦!好像金属,却又不是,好奇怪!”张小龙打趣道:“今年新款绑匪专用,嘿嘿,不错吧!抱好了。”话音一落,叶钰儿只觉得风力强大,吹着双目难以睁开,赶忙闭上眼睛把头藏在他的身后,好似飞起来一般,四周的景物变得十分模糊。来到叶钰儿所说的酒店门前,她顿时像变了人似的,一离开张小龙的背部,仔细梳理了头发,回过头望着他道:“谢谢你了,旅行真的很愉快!”张小龙提醒道:“别忘了妳答应的事情。”叶钰儿回道:“我会的,明天晚上我就帮你查。”张小龙道:“那就麻烦妳了,再见。”一瞬间张小龙就消失了,叶钰儿面带笑容,哼着小曲往酒店走去。心里想着,今天真是有趣,碰见一个有趣的绑匪,比去体验同性恋生活要好玩多了,下次再接戏,可以考虑接一部绑匪的戏。“钰儿!妳去哪了?”一个男声传来。叶钰儿满脸欢笑道:“去体验生活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男子道:“哦,王导不放心,要我去贵妃那看看妳的情况?”叶钰儿说道:“谢了,不过既然我回来了,你也不用去了,好累!”“不过,妳的样子……”男子吃惊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叶钰儿,特别是她的头发简直像个鸡窝一样。叶钰儿意识到情况不对,赶忙说道:“不跟你说了,回房去了,拜拜!”逃命般的钻进电梯,她可不想继续面对一个审问自己的人,因为今天事情是她的秘密。笨笨的劫匪,叶钰儿开始在心中勾勒隐藏在黑色头盔下的面容,说不定他长得很难看,应该不会这样,至少她觉得他应该是那种很酷,还带着稚气,年纪不大的男孩。进了房间后,叶钰儿洗了澡换了件衣服,还回味着刚才奇异的经历。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错误,自己竟然没有问他的名字,真是失算!突然她又笑了起来:“明天那家伙肯定还会来找我的,到时候嘿嘿……”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再次筹画着如何去捉弄那个有趣的绑匪。不同于叶钰儿的轻松,张小龙遇到了麻烦,在机甲仓库里,他正瘫躺在机甲的旁边,全身彷佛散了一般,那几十道的激光光束使他的体力消耗到了极点。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自己不是超人,看来以后在战斗中要尽量避免能源武器的使用才行。

  新浪财经讯 5月8日消息,券商股走强,截至发稿,天风证券拉升涨停,哈投股份、国金证券、红塔证券、国海证券等跟涨。

,,重庆快乐十分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投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